为木制圆锥体

2019/04/15 次浏览

  宋代的奚琴又称稽琴。宋代高承公元1080年撰辑的《事物纪原》中有:“杜挚赋序曰:秦末人苦长城之役,弦鼗而鼓之,记以为琵琶之始。按鼗如鼓而小,有柄,长尺余。然则击弦于鼓首而属之于柄末,与琵琶极不仿佛,其状今稽琴也。是稽康琴为弦鼗遗象明矣。” 照此记述,稽琴在北宋之时,仍靠弹拨琴弦来发音,而不是轧弦发音的拉弦乐器。在宋代陈元靓《事林广记》(卷八)中,则明确地记载着稽琴是拉弦乐器。文中说:“稽琴本稽康所制,故名稽琴。二弦,以竹片轧之,其声清亮。”把稽琴归于公元3世纪的稽康所制,显然是伪托古人的一种附会,这可能是陈氏效其“阮咸造阮”之说吧。同是宋人,又同是记述稽琴,却记载着两种不同的演奏方法。这充分说明,宋代稽琴仍处于由弹弦乐器向拉弦乐器的过渡阶段 。

  传统的奚琴,形制与汉族的中音板胡较为近似,但琴筒不使用椰壳。它由琴筒、琴杆、弦轴、千斤、琴马、琴弦和琴弓等部分组成,全长80厘米~84厘米。琴筒用竹筒或木料制成,多使用毛竹或花梨木、色木制作,有长筒形和半球形两种,上、下开有插入琴杆的方孔,筒前口蒙以桐木薄板为面,筒后口置音窗或敞口。琴杆又称立竹,原多用生长年限较长、竹节较多的乌斑竹制作,以较粗的竹根部位作为琴头,琴杆上端随竹节自然向后弯曲,呈锥形倒向插入琴筒中。弦轴又称周兜,为木制圆锥体,两个弦轴呈横八字形插入琴杆上端,较粗的轴顶 部位用于张弦。最初不设千斤,只琴筒面板正中置琴马,张两条较粗的丝弦。琴弓用木制弓 杆,两端系以马尾为弓毛,夹于两弦间拉奏;现在的奚琴,琴筒多呈长筒形,仍使用毛竹筒制成,琴杆改为用花梨木或色木制作,杆的上端呈弯月状向前或向后弯曲,两个弦轴改为从前方平行插入琴杆上端,轴顶张弦部位旋成葫芦形,也有的弦轴是从后面平行插入琴杆的。

  奚胡除在朝鲜族民间流传外,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和辽宁、黑龙江等省的蒙古族民间也有流传。其结构和奏法均与朝鲜族奚琴近似,但形制较小。琴杆用色木或硬杂木制成,长50厘米。琴筒用木或金属制成,筒长10厘米,前口蒙以桐木薄板为面,面径7厘米。弦轴木制,圆锥形。张两条丝弦或肠衣弦。琴弓用竹片弯成弧形,两端系以马尾,弓长40厘米。五度定弦为g、d1,音域g—g1,只有一个八度。发音柔弱,音色浑厚。但流传不够广泛,现仅个别民间老艺人还有使用。

  同伊为找到引起怪病的原因而东奔西走。但是唯独御膳房里的宫女没有受到感染。这似乎让同伊明白了什么。

  朝鲜族奚琴是朝鲜族弓拉弦鸣乐器,形与板胡相似,全长85厘米,琴筒竹制或木制,筒前蒙以桐木面板。琴杆、弦轴木制,弦轴呈葫芦形,琴头呈歪脖状,两弦,用马尾弓拉奏。常用于独奏、合奏及歌舞伴奏,流行于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发音柔美,音色动听。可用于独奏、合奏或为歌舞伴奏。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尤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最为盛行。

  五年前当我还是达拉斯歌剧院乐团的乐团首席,梵志登大师邀请我试奏,目的是想把我带来香港。他从未听过我演奏,你猜猜我用什么曲子试奏?当时我奏了整曲勃拉姆斯协奏曲和莫扎特协奏曲,我为他演奏的第一个音符便是勃拉姆斯协奏曲,我们的关系便由此建立。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演奏形式也多种多样。它较南宋《绿窗新语》中的二弦有了较大进步,而前者还要使用四件奚琴演奏。而且有了用以固定弦长的千斤。。是龙首、卷颈、二弦、马尾弓,但也保留着奚琴的较短琴筒、置轴方向和拴弦方法。就可以看到一种由奚琴、箫管和拍板三种乐器组成的合奏形式,奚琴用于宫廷的瓦尔喀部乐和庆隆乐中,从明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尤子求的《麟堂秋宴图》画卷中,奚琴是经东胡人之手传入牡丹江镜泊湖一带及东镜城等地的。图中所绘的奚琴,奚琴类拉弦乐器随着戏剧和曲艺的兴起而有所改进和发展,这在陈旸《乐书》中的奚琴图上是没有的,据民间传说,明代,清代?

  奚琴,属于擦弦乐器。又称胡琴、嵇琴、奚胡、乡胡等,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尤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最为盛行。奚琴是朝鲜族人民喜欢使用的一处弓弦乐器,相传是我国宋代东北一带的奚部族创造的,故得名。是在古代弹弦乐器弦鼗的基础上发展改革而成的,它当时不用弓,而是用竹片擦琴。

  改革奚琴,全长65厘米。琴筒竹制,筒长13厘米,筒前口蒙以桐木面板,面径9.5厘米。琴杆用乌木、紫檀或红木制作,为圆形柱状体、琴头呈弯月形朝前弯曲,杆的上部横置两个硬木制弦轴,轴顶呈葫芦形或圆锥形,轴长11厘米,轴头装有金属螺旋(又称直行铜轴)可微调音高。弦轴下方设有腰马支弦,琴筒下方增置木制底托,使演奏中琴身平稳。张两条钢丝弦。琴弓用直杆细竹系以马尾而成,弓长80厘。这种改革奚琴,发音明亮、圆润,音色悠扬、悦耳,音量也较传统奚琴增大,音域增至三个八度。可用于独奏、合奏或伴奏,尤以独奏效果最佳。

  南宋之时,奚琴类拉弦乐器开始走上发展时期。中国大批制造乐器用的丝弦,也始于南宋迁都临安(今杭州)之际,故丝弦有“杭弦”之称。在当时文人的笔记、小说里也不时提及,在《绿窗新语》中的“金彦游春遇春娘”故事里,就写有:“金彦与何俞出城西游春,见一庭院华丽,乃王太尉庄。贯酒坐阁子上,彦取二弦轧之,俞取箫管合奏。”这“二弦”即是与奚琴形制十分相似的拉弦乐器。

  宋代晚期,中国北部边疆地区已经开始使用以马尾作为弓毛拉弦擦奏的乐器了。在陕西榆林石窟第十窟的壁画中,画有一飞天用马尾弓拉奏卷首、二轸、二弦、圆筒形琴筒的乐器。此窟年代约当西夏(公元1038年—1227年)时期,即与中原的宋代相交错。在山西省繁峙县岩山寺的经幢(为“特赐广济大师之塔”)上,有一线刻乐器图形,一人正盘腿而坐,手持马尾弓拉奏 。有关学者认为,繁峙在元代之前即为蒙古管辖,并以大元为年号,此经幢为“大元二十三年十月十日”建成,即公元1236年,也正值宋代末年。上述两处之乐器图像,均与今日之二胡维妙维肖。这种用马尾弓代替竹片擦弦发音的乐器,是中国北方长期过着游牧生活的少数民族的创造,它是拉弦乐器向前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演奏时采用坐姿,将琴筒置于左腿上,左手持琴,常用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的第一关节弯曲处按弦,右手用五指握弓或拇指、食指、中指握弓、在两弦间拉奏。奚琴一般采用五度音程关系定弦,常定弦为A、e或c、g,音域A—a1或c—c2,有两个八度。发音柔和、优美,音色明亮、动听,接近汉族的中音板胡。左手按弦为满手握弦,俗称勾弦或抓弦,少换把位,有颤音、打音、滑音等演奏技巧。民间乐手演奏时,习惯不用千斤,用勾、抓弦转调。可用于独奏、合奏或伴奏,是朝鲜族民族乐队中的主要拉弦乐器。擅长演奏曲调悠缓的古典乐曲或旋律欢快的民间乐曲。较著名的独奏曲有:《纺织谣》、《奚琴·散曲》、《渔夫曲》和《农夫乐》等。

  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中国乐器博物馆里,陈列着一件来自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奚琴。琴身全长63厘米,琴筒为稍呈椭圆的长筒形,用一段带竹节的毛竹筒制作,筒长12.4厘米、筒前口纵径8.8厘米、横径9.5厘米,蒙以桐木面板,筒后端敞口,琴筒上下开有插入琴杆的方孔,琴筒上的竹节正处于琴杆与桐木面板的中间部位,在竹节的中心开有一个较大的椭圆形通气孔,以使琴筒两端空气流通、有利共鸣。琴杆用色木制作,长度与琴身全长相同,为圆形柱状体,中段较粗,两端略细,琴头呈弯月形朝筒前口方向弯曲,顶端无饰,琴杆上部平行设有两个色木旋制的葫芦形弦轴,轴长12厘米,轴头部分穿过琴杆,轴顶张弦部位呈葫芦形,直径3.6厘米。琴杆中部置有用丝弦拴制的千斤,琴杆下端装入琴筒方孔中。琴筒面板中央置木制桥形琴马,张两条丝弦。琴弓用木制弓杆,两端系以黑色马尾而成,弓长59厘米,手执的弓柄部分较为宽大。琴身通体髹以深棕色油漆,只面板和弓杆涂饰透明清漆,还保持着木材的原色,木纹清晰可见。此琴为50年代制品,选料讲究,工艺细致,音色优美,不愧为奚琴精品。已被载入《中国乐器图鉴》大型画册中 。这个博物馆还珍藏着一件朝鲜制作的奚琴。琴身全长73厘米,琴筒用带节毛竹制成,筒长13厘米,筒前口蒙以桐木面板,面径10厘米,筒后敞口,竹节在面板与琴杆之间,中央开有圆孔作为风口。琴杆色木制,呈圆柱形,琴头呈弯月形朝后弯曲。张两条粗丝弦,马尾弓长69厘米。这件奚琴,是1963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音乐代表团访华时,赠送给中国人民的礼品。

  奚琴始于唐代。在宋代音乐理论家陈旸于公元1099年所著的《乐书》(卷一二八)中载有:“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鼗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据书中附图(图)所示,两弦轴的装置方向与今日二胡相反,不用千斤。奚族在南北朝时称库莫奚,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西拉木伦河流域,唐末之时,一部分奚人西徙妫州(今河北省怀来县),别称西奚,五代十国时,东、西奚渐与契丹人相融合。据陈旸所考,奚琴当为唐代末年我国北方西奚所用的一种乐器。它是在古代弹弦乐器弦鼗的基础上衍变发展而成的,其演奏方法与轧筝相似,完全是受到唐初汉族轧筝的影响所致,不同之处是奚琴只有两条琴弦,轧时竹片不在弦的上(外)面而处于两弦之间。

  玉贞首当其中受到了怀疑。为此吴太锡想把罪名推在同伊身上。同伊感谢张尚宫的恩典。决定找到证据。同伊潜入停尸房发现医官并没有碰过半夏。同伊将证明张玉贞无辜的有利证据交给徐龙基。却在回家的路上遭到围攻。

  宋代(公元960年—1279年)有“马尾胡琴”,到了元代(公元1297年—1368年)更为之完善,而从清代(公元1644年—1911年)到现在,胡琴已发展到了十几种,包括二胡、中胡、四胡、高胡、京胡、坠胡、板胡等等,这些乐器在民族乐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远在古代,中原的汉族人民,把居住在北方和西北方的少数民族统称为胡,对他们所用的乐器、音乐以及服饰等,也都冠以胡字,《后汉书·五行志》中有:“灵帝好胡服、……胡箜篌、胡笛、胡舞,……”。汉刘熙《释名》载:“批把本出于胡中”之句,琵琶以出胡中,而名胡琴。唐初四川射洪大诗人陈子昂,曾以千金买一胡琴,即是琵琶,直至唐宋之时,对琵琶、忽雷等弹弦乐器,还称之为胡琴。所以,胡琴是中国古代北方、西北方少数民族所用乐器的统称,近代才作为奚琴类拉弦乐器的专称。

  这样,从第一类到第五类,既有时代的大跨度,又有语汇的大对比。但就创作观念和音乐语言的整体特征而言,前三类显然有更多的共同性;第五类与它们差异甚大;第四类是两者的过渡。三者之间前后经历了八十多年、几代二胡演奏家、作曲家、教育家的探索、追求,最终开辟了这门艺术的一片广阔天地。但实事求是的说,第一类和第三类中的刘、华、孙三位堪称大师的作品,已被公认为是最成功的二胡精品。而其它诸作,似乎还要等待时间和历史的筛选。内中反映出一种什么样的历史选择标准,很值得我们深思再深思。但有一点是应该肯定的,即无论现代音乐思潮以多大的冲击力去浸染这门艺术,它也会在整体上紧紧地依托着中国传统音乐,同后者保持不易割舍的亲情关系。可以说,这也是20世纪任何一门艺术要想保持其“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与音调素材相关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二胡艺术在本世纪是否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回答应该是肯定的。

  四弦奚琴,是奚琴的系列乐器新品种,它包括高音、中音和低音奚琴三种。琴筒、琴杆均用色木制作,增设了乌木指板。高音四弦奚琴按五度关系定弦为:g、d1、a1、e2, 音域g—c4;中音四弦奚琴的定弦比高音奚琴低五度,定弦为:c、g、d1、a1,音域c—a3;低音四弦奚琴的定弦比中音奚琴低八度,定弦为:C、G、d、a,音域C—c2。这套 四弦奚琴的总音域C—c4,达五个八度。最适于合奏或伴奏使用,已用于朝鲜族民族乐队中。

  唐宋时期的奚琴传入朝鲜,朝鲜成伣编《乐学轨范》(有1494年序)载:“……以黜檀花木(刮青皮)或乌竹海竹弓马尾弦,用松脂轧之。按用左手,轧用右手,只奏乡乐”。

  20世纪60年代,奚琴演奏家李一男等制作成功改革奚琴和四弦奚琴,已用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专业音乐艺术团体中。

  奚琴在唐宋时期,既是拉弦、又是弹弦乐器,两种演奏方法兼而有之。与陈旸同一时代的北宋文人欧阳修,在他的《试院闻奚琴作》一诗中写道:“奚琴本出胡人乐,奚奴弹之双泪落”。演奏方法则是弹拨,没有“用竹片轧之”的含意。在另一首诗中有着颇为详尽的记载:“奚人作琴便马上,弦以双茧绝清壮。高堂一听风雪寒,坐客低回为凄怆。深入洞箫抗如歌,众音疑是此最多,可怜繁手无断续,谁道丝声不如竹。”这里显然描写的是两弦弹拨乐器奚琴。可见,唐宋两代,奚琴正处于由弹弦乐器向拉弦乐器过渡的时期。

标签: 朝鲜乐器奚琴  

欢迎扫描关注奚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奚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